社区更新:#40


嘿各位,祝大家新年快乐!自上次的社区更新跟这次的社区更新之间,我们经历了圣诞派对、圣诞假日、新年还有英国的新一轮封锁,因为我们大家都不愿提及的那位讨厌的“新先生”,我们又开始在家工作了。先不管封锁的事情了,让我们精神抖擞起来,毕竟Kenshi2的开发进展也很顺利。新情报:

大门!环境场景!Discord!

We have launched an official Kenshi Discord server. We’re not looking to replace the community Discord in the slightest, and we have the utmost respect for its moderators and participants, thank you for being part of something very special! Instead, we’d like to create something complimentary: a place for mini updates from us and somewhere where you can quickly and easily have a direct line to Lo-Fi Games (though we do have a sequel to a certain game to make so forgive us if we’re not always too quick to respond).

我们这次从一开始就增加了一个“向开发者提问”的项目,我们会每个月从粉丝来信中挑选自己喜欢的问题进行回答。

赠送活动!对话开发部门!比拼!

我们会不定期地举办Steam密钥赠送活动和比赛,我们会要求社区参与其中,例如给开发人员发送问题,发布mod和提供截图。请别错过发布在Discord服务器上的精彩内容。

我们这次从一开始就增加了一个“向开发者提问”的项目,我们会每个月从粉丝来信中挑选自己喜欢的问题进行回答。

有关Kenshi2的一些小透露

环境保护主义

以下引自环境艺术家Oliver Hatton(奥利弗·哈顿):“目前我们正在把两个相邻的生物群落放在一起,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窥到雄伟壮观的建筑和角色们在原地做着自己的事情。这种生物群落的混合也将帮助我们发现任何必然会出现的问题,比如城镇规模、超预算的纹理限制等等。

体素地形非常有趣,有了它,就可以制作悬空和洞穴。而且重新编辑的区域会比高程图更容易改动。

而既然现在地图上已经开始出现城镇和居民点,那么我们应该开始对这个世界有更清晰的认识。这就像我们自己的小型工作死亡谷,我们可以在这里测试出很多未来的痛苦和折磨。”

大门

看,是大门!下面就由概念艺术家Christopher Schlesag(克里斯托弗·施莱萨格)来介绍一下大门的设计过程。

“大门的设计主要是受到主派建筑的影响,而主派的建筑已经成型。视觉上非常结实,几何形状简单。对于这些防御墙,相比民用建筑,我想融入更多的金属元素,因为这能给人一种更加军事化的感觉。

这些都是你将会在游戏中遇到的最高且最厚的墙壁。我们希望墙壁在一定程度上是可自定义的,所以它们将由可选的可放置模块组成,如堡垒、塔楼和防攀爬扩建,而依据区域的不同,这些不同类型的墙壁又能发挥其各自的优势作用。举个例子,在城墙上放置一座塔楼,不仅可以遮挡范围攻击,抵御环境效果,还可以增加这部分墙上可以放置的炮塔数量。一个城镇的城墙和堡垒有多少扩建,也将是衡量周围大陆危险程度的重要指标。我们也在努力解决Kenshi 1中墙壁的放置问题。”

嗯……一路走来其实发生了一些倒霉的事情

我们觉得你可能会喜欢这个好笑的小意外,我们就暂时称其为“我只是在跑动的时候在空中旋转我的手臂,但如果你被击中,那是你自己的错!”(感谢克雷格)。

以下引自技术艺术家Victor Goossens(维克多·古森斯):“本来从字面上看,这家伙只是应该在某个地方奔跑,不过某些动画里却出现了某个绑定姿势崩溃的情况。现在让我来解释一下绑定姿势:就是一个动画相对的东西。那么举个例子,如果一个动画是以A-姿势作为绑定姿势,但在引擎中的绑定姿势是T-姿势(手臂较高),那么在引擎中播放该动画时,手臂就会向上倾斜。

我想在那个时候,我们的各种参考姿势(我们在引擎盖下使用了一个很酷的混合系统)有一半都被打乱了,所以最终的动画效果就变得……很魔幻。

也因为这个原因,使得甚至人在呼吸的时候还会出现垂直生长和收缩……”

不计分的Kenshi世界

这里有一个小东西,我们觉得你可能会喜欢。原本早在2017年的GDC上就已经录制好了(还记得活动吗?),然后昨天发出来了。“Kole Hicks和Chris Hunt分享了如何为Kenshi这个残酷、无情、冷漠的世界制作音乐和音效的背后细节。”

大家好,我们是Nat(娜塔)、Sarah(莎拉)和Dan(丹)

为了试图证明Kenshi不是由邪恶的人工智能所开发制造的,我们最近一直在给大家介绍我们的团队,让他们的个人魅力在社区更新里的个人资料中闪闪发光。这次的更新也不例外,所以这是由Nat(娜塔)、Sarah(莎拉)和Dan(丹)给大家带来的精彩的自我介绍。

Natalie Mikkelson(娜塔莉·米克尔森):首席叙事设计师

大家好,我是娜塔,我已经在Lo-Fi工作大概8年了。目前,我正在组织和撰写我们Kenshi 2的第一个派别的基地对话,并围绕着我们的Kenshi 2的第一个派别,想出各种不同的方法来“折磨”你们。

生活平衡:

在工作之余,我尽量为Kenshi节省创作精力,不把精力用在个人项目上!所以,正因为如此,我的爱好更多的是围绕着体能方面的东西:负重训练、健身操和钢管。我刚刚从2年的背伤中康复过来,所以封锁其实对我来说很有用,可以让我尝试通过训练回到之前的状态。

我的爱好从我20岁那年开始就没间断过。我试过从快艇上跳下海去游泳,然后最终发现没有力气游回船上去!我不得不像一条死鱼一样被硬拖回来。从那天起,我就发誓,如果我再从快艇上跳下来,一定要有足够的力量把自己拖回快艇。小但顽固的自我承诺!

同时,我也会在业余时间学习写作和游戏设计,包括把游戏当做案例研究(最近我一直在*咳咳*“研究”最终生还者和对马岛之魂)。我倾向于把学到的东西跟想法都写在我的博客里,因为我觉得这样能更加巩固我的知识。我经常要负责游戏里许多不同方面的工作,可能要再过2年我才会重新专注于进行同类型的工作,因为我不想忘记第一时间学到的重要经验!

我还在一个我非常热衷的慈善机构—— One25做义工,它是一个为无家可归的女性提供支持服务的机构。我会制作三文治,然后在夜班的时候开着餐车为机构赚取费用。在圣诞节的时候,我们会派发小礼品袋、蛋糕,以确保女性们有保暖的衣服和帽子。这个慈善机构会做很多好事去帮助那些遇到人生挫折的可爱女性们,我超级自豪自己是他们的一员。

Sarah Keates(莎拉·基茨),工作室经理

嗨!我是Lo-Fi Games的工作室经理。我于2020年4月入职(哈哈),加入到我们这个不断壮大的团队,为Kenshi2的开发出一份力。其实我目前在船上工作,然后远程管理办公室/人力资源/财务/福利/健康与安全/幸福等的所有事情。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管理所有与业务有关的事情!我的主要工作是保持每个员工的沟通顺畅,并管理财务和法律方面的业务,确保每个人都没问题,尤其是大家都在家工作的这个时候。我的第二头衔是“幸福总管”。团队成员有时会因为不能在一个有创意的环境中共同工作而感到苦恼,所以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来改善这种情况,例如游戏之夜、每月一次的叙旧会议以及发给每个人的包括零食和啤酒在内的幸福包。

我过去主要管理世界各地的游戏工作室、音乐节和活动场所,现在我将这些经验带到Lo-Fi,为团队创造一个令人兴奋和舒适的工作室环境。现在只需击败新冠疫情,我们就都能齐聚一堂再次欢声笑语!

家庭配置:

由于我目前正在 “在船上工作”,那么我想向你展示我的小型12v设置!我有一个移动WiFi路由器(取决于我停泊的地方),所以对我来说还是非常便利的。(约300mbs)。我青少年时代的键盘依旧符合人体工程学,所以效果出奇的好!这个配置虽然能让我很好地进行管理和处理线上工作,但不幸的是不适合玩大型游戏。

生活平衡:

我的船在巴斯南部的一条运河上,我在运河的上下游之间行走着,享受着乡村生活。虽然保持发动机和船的运转需要弄很多的事情,但散完步,然后回到火堆和舒适的生活空间里的这种感觉是非常棒的。

冬天的时候,我会和一些船友聚在一起,我们大半天时间都会玩纸牌和棋类游戏,比如瘟疫危机、小白世纪、爆炸猫、行动代号、西洋双陆棋和国际象棋。简单却美好的生活!

我在布里斯托尔也有一个工作室,在那里,除了素描和绘画之外,我还使用各种材料和Arduinos创作互动雕塑。我喜欢看到人们与我的设计互动时会发生什么事情。我通常会设计一些模拟自然现象的东西,比如发光的水母或大脑中的放电突触。有时这些东西也会在各种节日或国家信托基金的花园中出现!

Dan Page(丹·佩吉),市场主管

此次更新是由一个以第三人称自称丹·佩吉的小伙子整理的。他是Lo-Fi Games的新任市场主管,负责在英语社交平台上担当Kenshi的代言人。你也可以在reddit和Kenshi社区Discord上找到丹。

在笨拙的切换中,我将改变视角以第一人称称呼自己,其实这就是我(通常)的思维方式。

生活平衡:

音乐

我对音乐相当痴迷,偶尔也会自己尝试做一点音乐。你可能会认为封锁是可以做更多事情的最佳时机,但要一直保持专注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最近公开的东西只有我用去年买的Behringer TD3进行的卡位演奏和这个正在进行的小东西。今年我的产出并不高效,但2021年肯定会有所改善的(也许)!

如果你有任何奇怪趣味想知道我听什么音乐,那么你可以去看看我的Bandcamp 系列 以及 收藏夹 here if you like.

游戏

封锁对我来说就是意味着玩游戏。《女神异闻录5》、《云端朋克》、《战神》、《地平线:黎明时分》《极乐迪斯科》(一般般)还有《对马岛之魂》,这几款游戏都让我为之疯狂。

2020年的我的目标是通关更多的游戏。我真的不记得我玩了多少我积累的游戏,但我终————于通关了《特殊行动:一线生机》,如果您从未玩过它,那么我会将其解释为这是一部关于战争的绝对恐怖的精美现代研究产品。

我对VR有着相当浓厚的兴趣,之前经营了一个名为布里斯托尔VR实验室的合作办公空间,并举办过一个名为VR世界大会的会议。在这里我真的没有任何机会为其做推广,但我会经常在推特为大家推荐。

在棋盘游戏方面,我今年玩得最多的是一款叫《行动代号:二重唱》的游戏。真的超级推荐给大家。

TV

我最近也经常看电视,但我想每个人都跟我一样,所以我就不多说了,不过我超级推荐你们去看《义理/耻》!这是一部以伦敦和东京为背景,讲述犯罪、友谊和家庭伦理的精美电视剧。真的很好看!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因为一些悲催的原因,它的第二季没有被续订。

Home setup

在我的办公室/工作室里,我有一台带4K显示器的游戏电脑,Fostex PM2监听音箱,一台MicroKorg,还有前面提到的Behringer TD3,一个从朋友那里偷来的旧Carillon MIDI控制器和一个小小的Akai LPD8。至于游戏主机和电视,我有一台PS4与55英寸4K HDR索尼Bravia,还有我最近买了索尼STR-DN 1080,它具备7.2声道输出能力和音箱,我很喜欢。最近我也给自己买了一个Oculus Quest 2,将其加入到了我的耳机收藏中。

家庭配置:

如果您想直接将这些更新发送到收件箱,请注册我们的邮件列表。

By continuing to use the site, you agree to the use of cookies. more information

The cookie settings on this website are set to "allow cookies" to give you the best browsing experience possible.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without changing your cookie settings or you click "Accept" below then you are consenting to this.

Close